首页 > 行业动态

雷暴之下的房企B面

2021-10-18 点击量:362

气象学里有个词叫“单体雷暴”,指由一个积雨云单体构成的雷暴,影响范围相对小。

而一旦几个这样的雷暴组成,形成“多单体雷暴”时,它能席卷的区域将是原来的数十倍,影响就大得多。

现在的地产行业,已经进入这样的“多单体雷暴”时刻:泰禾、福晟、富力、华夏幸福、蓝光、协信、恒大、新力……,百强房企接二连三翻车。

加上花样年毫无征兆的债券违约,投资者对民营房企快到“信心底”了。

对地产人而言,组团冲击波使得大家视觉免疫,已经见多不怪。

狗蛋说,除非连万科也活不下去。

那些活得好的房企是相似的,那些活得不好的,其实也是相似的:源于“高杠杆”弊病系统性爆发。

这是“雷暴”里,房企的A面,摆在桌上,外界都看得见。

今天我们来说说,不易被察觉的B面。至暗时刻,这一面或许将决定企业的走向。

01

一个月前,恒大事件把已出圈的任泽平,又拉回地产人的视野,和当年125万月薪入职恒大时一样,这回也牵动大众神经。

连实习小助理也忍不住问狗蛋:

1500万年薪的任泽平忽悠了许家印?

如此复杂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,也可能狗蛋压根就说不清,他就搪塞道:人家每个月交的税比咱年薪还高,咱们就别操这个心了。

被“忽悠了许家印”一个月后,今天一大早,任泽平通过他的个人微博首次发文回应。

全文3000多个字,最核心的观点可以总结为两句话:

我反对多元化并建议降负债被批评格局不够;我不在公司核心决策层。

换而言之,恒大走到今天和我任泽平没关系。

大明集团创始人朱元璋认为,大元集团破产的重要原因是,人君不能躬揽庶政,故大臣得以专权自恣。

所以他创业后,废中书省、不设丞相,直领六部。虽然老朱尝试增设四辅官、殿阁大学士来资政(后演变成内阁),但也只是顾问角色。

决策权还是老朱一手在握。

企业都喜欢强调职业化,但老板与高管间,往往甩不脱传统的君臣之道,君指东,不是死谏型的大臣哪怕有异议,顶多挣扎一下,也就向东了。

民营房企里头,很多老板有鲜明的个人色彩。

他们的色彩会潜移暗化为企业文化。

这就是企业的B面。

02

就说十强房企,特别是民营的,创始人性格色彩的光辉基本由内透到外。

如果用一两个字总结,大概是这样的:

碧桂园,乡土 融创,敢 龙湖,定 世茂,闯 恒大,大

不管是做事还是做势,许老板讲究做大。比如捐款,别人以百万、千万为单位,恒大的单位通常都是小目标。

大,无法单纯定义是优点还是缺点。

力拔山兮气盖世。时不利兮骓不逝。

时运济,风大飞高;时运不济,风大吹跑。

危机浮出水面后,许老板首次公开现身是在9月1日,恒大保交楼大会上。

帐下八位副总裁一字坐开,签署“保交楼”军令状。气势依然恢弘。

第二次公开现身,是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,他表示:我可以一无所有,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。调门还是高悬。

担心将来要回家继承皮革厂的狗蛋,上大学时曾选修公共关系学,他记得专业老师说过,面对企业危机,老板首先要做到六个字:

诚意、诚意、诚意。

诚意,不在于向更强者妥协,而在于如何向更弱者靠拢。

该小的时候还得小。

03

有一次,某十强房企曝出负面,老板觉得媒体所述大失偏颇,头一回被惹毛,想驳斥。

但被品牌部劝住了:

您先憋说话。

那位老板整体偏稳,听得进谏言,沉淀到企业文化里,体现出定力和包容性更强。

正处在“雷暴”中心点的花样年,也是一家当家人色彩浓烈的公司。

花样年的创始人曾宝宝,是地产圈的一朵奇葩。

低调如朱孟依,你全网搜他的照片,数量十个手指头数得清。而搜曾宝宝,比个“yeah”就数清了。

公司发人事变动公告,其它高管都是真人高清照,曾宝宝的照片是这样的:

至于她的成长历经历、学历和履历,外界基本一无所知。百度词条关于她的介绍也很简短:

从事房地产行业,现任花样年地产集团CEO。父亲曾庆淮

说她是一个低调的人吧,也不对。

论敢说甚至是毒舌,曾宝宝绝对是地产圈的王思聪。

她曾经炮轰田小姐,“先于万科拿地前谈地,再一分钱不出高价转手卖给万科。王石号称不行贿,但这不意味着他现任女盆友不挣万科的钱,不意味着万科不向田小姐行贿”。

宝万之争,她评价王石:讨厌你牛逼拽,尊重你情怀在。

去年初,认为是绿城玩阴的,导致花样年无法参与天津河西区核心地块竞拍,曾宝宝在微博发文开怼,说绿城是“绿毛龟”。

04

问了几个花样年的朋友,他们对曾宝宝的评价大同小异,其中一位总结:刻薄,毒舌,是个性情中人。

狗蛋觉得应该再加一条,花样多。

“任命首席八卦官”“要求员工穿得美”,曾宝宝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。

不久前花样年发半年报,数据显示,其保有银行结余及现金315.83亿元,足以应对一年内到期的194.8亿元短期借款,加上刚把彩生活卖给碧桂园,到账30亿,按理不应该还不上2.06亿美元债。

但就是突然间的还不上了。

于是,2021年地产圈诞生两大未解之谜:恒大借的钱花哪了,花样年的现金去哪了?

出事后,不少花样年准业主,到曾宝宝微博评论区留言,希望买的房子能准时交付。曾宝宝挑了几条简短回复“放心”“一定”。

有网友问,宝,你还平安吗?她回:

没死

也有人说,期待打折促销的时刻。她回:

勿待

话风一贯的犀利。

潘石屹失声之后,曾宝宝成了微博上最活跃的地产大佬。

与此同时,曾宝宝在公司内部发出“家书”,请大家给予时间与信任。

让狗蛋惊讶的是,几个花样年的朋友都展示出了较高的忠诚度。

钱没有,军心倒是稳住了。

05

不过,花样年突然还不上钱这事,给民营房企的信用捅了一大刀,重挫投资人的信心。

以致风声鹤唳,杯弓蛇影。

这几天,不少房企老板累够呛,忙着跟投资人解释、拍胸脯,保证不会躺平。

行业至暗时刻,华夏幸福的“偿债”计划落地,对于超2000亿元的债务,将通过卖资产换现金、卖资产剥离债务、现金兑付、债务延期等综合方式清偿。

没有逃废债,算是给行业挽回了一丝尊严。

8个月前,华夏幸福刚爆出危机那会,王文学给员工开大会,通报公司处境,部署阶段性工作。

那场会,王文学用了一半的时间通报公司处境和部署阶段性工作,用了一半的时间唠义气。

表示在公司有序经营的前提下,一定优先保障员工利益,让大家留下来。

据华夏幸福总部员工的说法,这几个月,薪资都能按时照常发放。

开火锅店发家的老王,身上还是沾着点江湖味。

狗蛋说,行业雷声不断,99%的房企都可能成为“下一个”出事的,对地产人来说,已经没有纯粹的避雷港了,但避坑的办法还是有的:

多看看他们的B-side。